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尔

在或不在,爱都在心里

 
 
 

日志

 
 
关于我

年少时,身在家,心却在外, 长大后,身在外,心却在家。 曾经下过乡,也曾扛过枪......

说说“杭州话”  

2012-06-03 11:20:1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正宗的杭州官话现在是很难听到了。上个周末姐妹仨到玉皇山脚的八卦田和江洋畈生态园游玩,没料想在生态园附近的杭帮菜博物馆的展厅里居然有杭州官话的展板。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小伢儿,搞搞儿,搞了不好闹架儿”。其实原意就是小孩子,玩游戏,玩得不好吵架来。杭州话有个特点就是许多词后带个“儿”。现在只有近郊的老人还保留着真正的“官话”, 杭州官话乍听很“土”,几乎所有的韵母ang都是发an, “帮助”念“班猪”,“肩膀”念“肩班”,“房子”念“万子”;什么“一塌刮子、木牢牢”等等土语,遣词造句倒也十分文雅。

 老杭州人常说,“讨债”的伢儿,其实就是调皮捣蛋的孩子。有些“官话”则来源于南宋的日常词汇,细一琢磨,往往都与商业有关。譬如,钱称作“牙”;物的暂存称作“戤壁”;暗换易物称作“搠包儿”(有疑问即:屏包儿);挣小钱称作“趁”。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的京城杭城(临安)商业的繁华,与市民在其中的浸淫。南宋时的商,并非汉唐,士学农工商,商为末流。那时,商仅次于士,已有了官商的说法。当年涌金门外的丰乐楼,就是一爿国营酒家。

 所以,杭州话的主流,还是官话。此时,人口已从崇宁年间的二十万猛增到了一百多万,外来人口在政治与文化上所占据的质量与数量,绝对压倒了土著。一句“自说山话”的斥责,就是产生在那个时期。

杭州话形容人如潮流用“一曹一曹”的“曹”(要是换作“潮”,那是把人群的气势比作浪潮,与“群”的本义相去就远了)。再比如,把煎好的中药倒在碗里叫“滗”;称“借”为“假”;称“折”为“拗”;称小酌小饮为“mi”;“且”这一个虚词,往往用在“不错”的后面。

 杭州话在使用中的音、义、语境的准确程度,有时连以北京话为基础的普通话都难以企及。你说,强权之下的身心“钳制”;贪官污吏事发后的羽铩毛敛,用普通话,一个词,怎么说?难。若用杭州话,一个“缄(jian)了”,鲜活到位。

 当然,从南宋到今,不少的口语也是在变的。在以北方话为代表的“新官话”逐渐走向一统时,南宋的市井语言,在杭州,仍然依靠城市的繁荣与市民的稳定,遗留了下来。尽管这一种遗留也有变化,如“调排”与“扬盘”,前者从场面的“调配排列”演变成了捉弄与“请君入瓮”;后者从华而不实的器皿,演变成了对人嘲弄的“洋盘”;“告消乏”一词,也在洪升的《长生殿》中,与现在的“告状”相接近了(“小心齐用力,怎敢告消乏”)。但是,这种变化,与北方话相比,还是缓慢的。

 北方官话作为一种强势语言,并不能完全取代当地方言,杭州话里还有相当多的古越语留存。

 现在的越地方言,有的可以用文字来确切地表示;有的无法用音义相对应的文字写出来。比如杭州话“gao/ge”(读音与“羔革”相近),就是这么一个无法用音义相对应的文字来表达的语音。《警世通言》第二十五卷在写到一个居住在绍兴的桂某时,是用一个“藁”字来表达的:桂某“却也腹中打藁,怎能打发施家母子?”“藁”在《辞海》与《康熙字典》上,都解释为一种纠缠不清的蔓草。以此对应越音“gao”所表达的错综复杂,七上八下,还算贴切。

 但是,不少的杭州话要是不做标注,你就无法与指称的物事挂上钩:嬲(音nia,被惹上的,譬如“嬲毛脖);喏咄(音re/duo,指责、使坏);搲扎(音wa/za,扎手、强横);夯不浪当(全部)。越语至今无法“汉译”的也有,譬如:“nian”(意思相当于‘搞’)”;la/ha(意思相当于‘在’)。

 官话与越语结合得好的,也有。譬如,越地口语有词缀带“头”的习惯,官话有词缀带“儿”的特征。南宋以后,“头”与“儿”多有结合。这在宋明话本中,尤其是杭州(钱塘、仁和)文人的笔下,时有出现。如“落头儿”、“鬼头儿”、“屁头儿”。有意思的是,在表示一个快速完成的动作时,“头”后加“儿”的现象就不存在了。譬如:“一脚头”、“一掼头”、“一笔头”。

 这种现象还可以列举一二,譬如“梗青”(“梗”杭州话发音近似“光”),杭州人也可以说成“梗得儿势青”;“梗酸”,也说成“梗得儿势酸”;“滚圆”也可说成“滚得儿势圆”。这种双音节的词缓读成了多音节,也使得骨辣粉脆的杭州话有了糯软。

 北方官话与南方越语的杂糅使得杭州话呈现出了它的别具一格。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说说“杭州话” - 安琪尔 - 安琪尔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